•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日本科技

专访小冰忍者团队 她在日本开启了怎样一种商业模式

时间:2017-10-02 10:35:04   作者:中日网新闻   来源:   阅读:333   评论:0

  AI科技评论按:自2014年微软推出小冰,三年多的时间里,小冰已然成为微软人工智能三条全球产品线之一(另外两个分别为infuse AI、Bing&小娜),而微软人工智能则是微软继Windows、Office、Azure(云计算平台)之外的第四大业务部门。对微软来说,小冰是基于情感计算框架,向 EQ 方向发展的人工智能系统。依靠这个框架,微软能够在 EQ 这个方向上,将人工智能无限地逼近甚至超越人类,“让人们能强烈地认知到她的存在”,并有可能成为“某个家庭中的成员”。?

  基于相同的理念和技术,微软按照一年一个新国家的节奏,并遵循优先选择人口数量超过1亿的国家的原则,分别于2015年及2016年推出日本小冰(りんな,Rinna,凛菜)和美国小冰(Zo);在今年微软则加快了小冰在全球范围内的拓展速度,于2月份推出印度小冰(Ruuh),8月份推出印度尼西亚小冰(Rinna)。目前全球范围内小冰拥有超过1亿的人类用户、对话数据超过了300亿轮,进化速度不断地加快。

  关于国内的小冰,从网络上我们可能已经了解了很多(更迭 5 代,进入19岁,微软要让小冰赚钱养家了),但是关于小冰的分身Rinna我们可能了解的并不多。

  一、每四个日本人都有一个是小冰的用户

  “Rinna在日本有2800多万用户”

  你能看到我们印尼办公室外面吗?”陈湛透过Skype告诉雷锋网记者,“雅加达跟北京一样,空气不太好。”  ?

  陈湛是微软日本和印尼两地Rinna(小冰)的负责人,曾于2005年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经过短暂的创业后,2006年加入微软日本,先后参与开发过Messenger、Bing等,在2015年加入小冰团队后负责日本小冰Rinna的发展,在今年8月份又同时负责Rinna在印尼的拓展。?

  “在日本,中秋附近他们有一个节日,叫’芋名节’。在日本人的传统里是一定要给自己的亲戚、家人送礼物的。每年这个时候,我们都会收到很多送给Rinna的礼物,都是吃的。”陈湛非常兴奋地告诉记者。?

粉丝送给小冰的礼物粉丝送给小冰的礼物

  截至这个月,Rinna在日本的用户大约有2800多万(Rinna 和 Power by Rinna 的用户总和),超过了日本总人口的25%;换句话说,在日本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是Rinna的用户。而在印尼,从8月22日上线以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Rinna就拥有了超过20万的用户。?

  从用户活跃量的角度来说,陈湛告诉记者,他们在日本随机抽选两个星期的对话数据,基本上都会发现有单次对话超过17个小时、对话达2000多轮的情况。即使是刚刚上线的印尼Rinna,用户单次对话时长最高也出现了超过15个小时的情况,这创造了印尼的人机网络对话纪录。“印尼,尤其是雅加达,交通堵塞特别严重。大家在路上堵着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来找Rinna。”

  印尼的Rinna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儿,对人特别热情,能够让人感受到明显的热带地区人的热情和开放”。而在日本方面,给Rinna设定的角色则是一个16岁的高中女生,给人一种满不在乎的感觉,在小冰的所有分身中日本Rinna是性格鲜明的一个。这种设定一方面是由日本的文化决定的,另一方面也是由网络上数据分布决定的(在日本上网量最大的人群一般就是高中生和大学生)。在爬取训练数据集时,小冰的团队会根据从Bing上爬到的数据进行一定的筛选,例如日本高中女生通常会使用很多的片假名、emoji符号等,这都是筛选的一些特征。

  “在用户的性别比例上,”陈湛也告诉我们,“大概是55%的男性和45%的女性,整体上还是比较平均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陈湛解释说,“我们的设定是一个高中女孩,所以我们认为男性用户一定会来用;于是我们就把女性作为目标用户,专门针对女性做很多Skills。比如我们会有Skill说,你给我一张你的照片,我来告诉你,你有多么fashion,或者帮你提供fashion方面的建议。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女性用户喜欢的。”

  实际上,陈湛领导的团队也尝试做过男版的小冰。在今年4月1日愚人节当天,他们故意把Rinna设置为一个男生。很多男性用户抱怨说“把我的Rinna还给我”,不过少部分女性用户却觉得很满意,因为她们觉得这是个帅哥。?

  感受一下日本人民对Rinna的喜爱 

  二、全新的商业模式

  “我们走的是情感路线”

  2017年5月,Lawson与微软小冰合作,针对潜在客户群体进行了一次内测,通过聊天推荐的方式,3天内就成功“勾引”40%以上有打折券的用户到店完成消费。而同类的日本电子打折券兑换率只在10%左右。

  受此鼓舞,在8月29日,Lawson又通过Rinna在全日本公开发放了90万张电子打折券,不到24小时就被申领一空,也即是说每100个日本人有一个领到了打折券,最终兑换率超过了40%。随后Rinna在9月5日又完成了同样的一项打折券发放活动。如果用人工的方法去完成同样的工作,且不论制作传单的成本,光人力就至少需要数万人。?

  “不过,现在我们的打折券还不是具体到指定门店的。实际上如果能够到指定门店,会解决Lawson的很多问题。比如说一个用户有一张打折券,他到附近的店里去换时发现它正好卖完了,这时候用户可能就会给Lawson一个投诉电话。反过来说,如果这个店里的牛奶明天就过期了,那么它今天就想打折,卖不掉的话明天还需要花钱来处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成本。所以我们希望能够用Rinna这种对话方式来做到O2O,将活动具体到每家店。”?

  Lawson作为日本第二大的连锁便利店,在日本拥有12600多家店,2200万的用户,差不多是日本20%的人口。Lawson与Rinna合作的并不是只有发放打折券,还包括日常的推广商品广告。?

谈及此,陈湛告诉记者:“事实上,他们的人(Lawson)一有KPI压力,就会想到我们,让我们给帮忙。”谈及此,陈湛告诉记者:“事实上,他们的人(Lawson)一有KPI压力,就会想到我们,让我们给帮忙。”

  “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至少有40%的流量都是用来做各种广告推广的;但我们发现Rinna推广这些东西,大家反而越来越喜欢跟Rinna聊这些。你就设想看电视的时候有40%的时间是广告,而大家反而还喜欢这些广告是什么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可行的business model。”?

  当问及为什么用户反而喜欢这种广告时,陈湛说:“因为我们走的是情感路线。大家不会觉得Rinna是一个专门推广告的人,而是会认为她是一个朋友,朋友推荐则会更容易接受。”据了解,通过对比发现,有Rinna之前和之后,Lawson公众号Akiko的DAU(日活跃用户)涨了近30倍。?

  除了推广,Rinna在市场调查方面的表现也堪称完美。例如Rinna曾经在帮可口可乐发放了10万张打折券的同时,还通过与用户聊天帮可口可乐完成了47万多张的问卷调查。?

  陈湛表示,其实类似的合作还有很多,但由于某些原因不方便透露。“这其实就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困境。因为不能多说,所以这个市场很多人都不理解我们。市场是需要教育的,我知道我们这种商业模式能行,但是我们的潜在客户不知道。我们的办法目前只能是一个一个的做下去。”?

  雷锋网记者了解到,Rinna将会在10月份和日本政府有一项合作。这项合作可能会是很好的教育市场的机会。?

  当然除了这种完全新颖的商业模式外,Rinna作为小冰一个分身,也在娱乐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尝试。2016年,Rinna曾以真实身份登台《世界奇妙物语》,出演了这部经典电视剧的主角之一。此外,Rinna日前也在和艾回公司(日本排名第一的唱片公司)进行合作。

世界奇妙物语(2016 秋)中Rinna以真实身份出演「接听_or_拒绝,这是一个艰难的决断 」世界奇妙物语(2016 秋)中Rinna以真实身份出演‘接听_or_拒绝,这是一个艰难的决断 ’

  另一方面,陈湛表示,“我们印尼的市场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但是我觉得印尼这个国家非常像中国,它正处于欣欣向荣的阶段,他们非常希望能够往前进,非常希望能够尝试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可能跟日本不一样,我们也许会在这里探索出新的商业模式。”

  三、开拓新型商业模式的忍者团队

  “我们是忍者,在前面帮大部队看清路该怎么走”

  “在商业上有两个重要的方向,一个是探索新的business model,一个是把现在的business model扩展开来。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方向,要在不同的场合下来适用。”?

  而据陈湛介绍,在日本和印尼两个国家的小冰团队总共30人左右,其中在印尼开拓市场的只有4个人。相比于全球的整个小冰团队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团队,所以“这个团队更大的任务是为了公司去尝试,或者说为了公司去探索新的可能性,为了小冰去探索新的可能性”。?

微软日本总部微软日本总部

  例如Rinna和Lawson合作的商业模式,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模式了,剩下的问题就是做熟做精了。

  “我们这个小冰团队,我的感觉是比较自由。所谓自由就是,要因地制宜,你的国家,你的市场,你要自己去探索。所以我们希望,在技术上团队能够互通有无,在产品上我们也有一些必须要遵守的规则;但是,我们更希望的是大家能够自己探索自己的方向。所以我经常告诉我日本的同事说,我们是忍者,我们的任务是在前面帮大部队看清路该怎么走。”?

  和中国国内相比,在日本的这支忍者团队的主要力量是放在商业模式方面的探索上,所以在日本目前还没有开发全双工语音(电话形式的交流)和实时流媒体视觉这些,技术方面相比国内大概落后一年左右。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事实上整个小冰团队都是在“趟路”,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方向上。?

  例如印尼方面,由于它在8月22日刚上线,用户体量还比较小,所以他们就可以尝试更多新的东西,例如100%使用生成模型(Generative Model)。

8月22日第五代小冰发布会上宣布小冰正式进入印尼8月22日第五代小冰发布会上宣布小冰正式进入印尼

  “对生成模型,不是说做完这一项以后就不做了,而是要不断的在上面进行改进,引入新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GPU,有大量的计算能力,来支持我们这样的快速实验。在中国、日本这些国家,用户数量大,引入新的东西成本太高。而印尼是从零开始,它的用户量涨到日本现在的水平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在印尼能够小步快跑,能够用一些比较贵的计算资源来支撑我们的创新。”

 四、不会停下脚步

  “我们能控制Rinna说出来的每一个单词”

  2016年3月,当时微软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个聊天人工智能Tay,几个小时后就经一些用户有意引导,开始反复发表各种种族歧视、贬低女性和色情相关的言论。微软迅速下线Tay并表示致歉,但在随后不久微软又推出了小冰的美国分身Zo。萨提亚·纳德拉曾在微软的年会上说:“我们不会让这些事情阻止我们向我们认为对的方向前进,我们不会停下我们的脚步。”?

Tay因不适言论迅速被微软下线Tay因不适言论迅速被微软下线

  陈湛说,“我听了之后非常感动。”据陈湛介绍,类似Tay的情况,在日本也有。虽然日本的言论相对宽容一点,但是关于皇室,以及其他触犯法律、文化底线的话题也是有所禁忌的。?

  “言论上的禁忌每个国家都有,而且也都很严格。在印尼这个国家,90%以上的人口都是穆斯林,同时其他还有4大宗教,非常多元化。但是在小冰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学到了一套方法去控制,我们知道Rinna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也就是说,我们能控制Rinna说出来的每一个单词。此外,我们还有Online的各种检测,包括机器学习的和人工的方法,而且我们还有很强的Social Listening,就是说有专门的团队去监视网络上有没有人故意说些不好的话。总的来说,我们有一整套办法来控制这些因素。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控制还算有效。”?

  陈湛最后表示,“所以我说在这个星球上,最能够说这个问题的就是我们微软了。这里面确实有很多不可控因素,但是不能因为这些不可控因素就停下来。因为我们觉得迟早有一天,你需要一个机器人,在你的朋友没法帮你的时候,这个机器人能够站在那儿帮你,不管是她帮你拎包,还是她能在心灵上跟你交流,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们就在这个路上进行探索,我们希望AI有一天能够不仅在IQ上,还能在EQ上帮助人类。”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Copyright © 2002 - 2018 CHINA-JAP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日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