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学怎么教艺术_日本留学_日本文化_中日网
  •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日本留学

日本大学怎么教艺术

时间:2018-03-05 11:31:49   作者:中日网新闻   来源:   阅读:225   评论:0

  漫画《赤脚的原》不仅有对核爆灾难伤痕的刻画,还寄托着深刻的战争反思。日本政府曾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相关会议上派发《赤脚的原》给与会国,进行“漫画外交”。“除了告诉学生漫画不仅要有娱乐性、思想性,我们还教学生重视读者的阅读方法和反应,否则不能真正推广。”

《环球》杂志记者/杨汀(发自东京)

  日本历来重视传承、发展和传播本国艺术成果。

  日本经济产业省2010年就已设置“酷日本”部门,推广日本料理、茶道、花道、舞蹈等传统文化艺术,以及电影、漫画、动漫、游戏等现代文化艺术。2013年,日本文化厅出台“文化艺术立国中期计划”,加强对各地有形和无形的文化艺术遗产和艺术活动的保护和海外传播。

  艺术大学是这些计划的主要执行者之一。在日本,有国立、公立、私立的综合性艺术大学及短期大学30多所,此外不少大学还设有艺术学院,其中很多都承担着文部科学省和文化厅的项目。

  为了解日本艺术类大学的教学内容和方式,以及如何扮演艺术立国和传播软实力的角色,《环球》杂志记者最近走访了日本最大的艺术大学京都造型艺术大学,以及首个开设漫画学院的大学京都精华大学。

艺教与文化遗产

  日本各地都设有艺术大学,尤其在传统文化保存较好的城市。比如,京都就有6所专门的艺术大学,另有4所大学设有艺术学院。

  “公益财团法人大学同盟京都”国际事业部的藤卷秀和介绍说,千年古都积累的宫殿、寺庙、神社、庭园、町屋等文化遗产,以及祇园祭、葵祭、五山送火等传统活动,为学习传统艺术提供最好的环境,同时艺术大学的师生也为保护和传承文化活动、修复文化遗产贡献了不可或缺的力量。

  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是日本最早开设历史文化遗产保存和修复学科的大学。该校宣传部门的铃木女士向《环球》杂志记者介绍了该学科四年大体的教学内容:一年级学生的主要课业是实际探访京都的各处文化遗产、传统工艺匠人的工房,以及参加传统祭礼等活动,目的是加深对历史遗产的理解和感情,树立传承历史遗产的目标;二、三年级学生则实际参与教员正在从事的研究或项目,旁观并初步跟随老师学习关于保护和修复历史遗产的基本方法,并对京都的历史遗产进行田野调查和演习。

  “京都提供独一无二的历史遗产和传统艺术学习环境,不仅是社寺宫殿这些有形的遗产,京都整个城市的气息都是最好的教材。同时,我们的学生也为京都传统活动的道具制作、搭建等做志愿者,到京都的匠人工房和传统工艺企业研修,有不少学生毕业后即被录用。”

  据铃木介绍,在该校,所有学科的一年级学生都要以班为单位,用完整的两周时间共同制作一种叫做“ねぶた(nebuta)”的大型人物造型灯笼,这种灯笼是日本民俗文化遗产。学校就各班作品进行评奖,并举行点灯活动。“目的是让所有学生体验传统民俗遗产的传承过程。”铃木说。

  得益于这项教学和学生活动成果捐赠,京都某神社180年前中止的“ねぶた祭”活动也得以复活。

  在京都的另一所著名艺术大学精华大学,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和漫画学院的学生会在暑假期间到京都的传统工艺企业和匠人工房参加两周的传统工艺实践活动,包括纺织、印染、京绣、和纸制作、版画、园艺、漆艺、竹工艺、木工艺等各门类。

现代艺术与思维及表达

  从深圳来到京都造型艺术大学留学的电影制作系一年级学生温少杰告诉《环球》杂志记者,在第一年的学习中,令他印象最深的是,学校在教学方面重视思想、思维方式的培养甚于技术。

  “基础课分4个班,课堂时间基本完全是学生根据老师给的剧本自由讨论。老师告诉我们,什么是感情、要传达什么,这是电影最重要的东西,然后就启发我们自己思考。一年级的课有70%~80%是讨论。”

  铃木女士补充说,“讨论的另一个目的是培养学生的‘人间力’(人性力)、交流能力和协作能力。电影制作是一项集体工作,演员和工作人员花费较长一段时间共同制作一个作品。通过充分的讨论和共同作业所积累的素质,在学生走向社会以后会非常有用。学校要求一年级学生都要参加制作‘ねぶた’也有这个目的。”

  温少杰说,这也是非常令他吃惊的地方。此外,京都造型艺术大学专业级的器材设备和摄影棚等非常齐全,供学生自由使用,有能力的学生一年制作的短片等达到几十部。

  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下,尽管刚刚一年级,温少杰已经在京都政府下属的“公益财团法人大学同盟京都”举办的“留学生微电影制作比赛”中摘得优秀奖。

表象文化艺术教育

  除了传统艺术与电影、设计等现代艺术之外,近年漫画、动漫等“次文化艺术”与“表象文化艺术”也成为日本艺术教育的重要分支,并且承担着“发挥艺术资源的社会效益”的职能。

  京都精华大学是文部科学省设立表象文化研究机构的试点。同时该校还受文化厅委托,作为“媒体艺术合作促进事业”承担者之一,参与媒体艺术领域文化资源的运用策划。

  该校是日本首个开设漫画专门学院的大学,漫画学院也是该校的招牌学院。该学院不仅与京都府签有协议,还经常受其他地方委托,制作各种公益性、社会性内容的漫画宣传手册,如防灾、纳税、观光宣传以及年轻人生涯规划等。在该校的教室、走廊,随处都能看到该校学生制作的这种漫画宣传海报和宣传手册。该校副校长、漫画学院创始人之一吉村和真告诉《环球》杂志记者,“这叫做情报漫画、功能漫画。”

  吉村介绍说,该校的漫画学院现今拥有7个系,分别是新世代漫画系、卡通系、故事漫画系、漫画卡通形象设计系、漫画制作系、讽刺漫画系和动漫系,都在参与类似的产学合作项目。“漫画学院设立这么多系绝不是为了‘大而全’,而是因为应实际需要不同,培养方向完全不同。比如,漫画卡通形象设计系专攻漫画卡通人物形象,不仅为漫画、动漫、电子游戏等设计人物,还针对解决日本的‘キャラクター文化’(卡通形象代言人文化)的旺盛需求。”

  在日本,卡通形象代言人文化非常火爆,各地都有自己的卡通形象代言人,不仅承担着宣传当地文化、旅游资源等任务,在周边产品销售方面也创造着巨大经济效益,比如闻名海外的“熊本熊”。各种公益、商业活动也经常有卡通形象代言人。为了满足这种需求,该校的漫画卡通人物形象设计系的学生不仅需要学习设计、画出卡通人物,还要学习和实践制作卡通人物套头装的全过程,并且穿上自己设计制作的卡通人物套头装到公共场合跟路人打招呼、聊天,实际感受该卡通人物的接受度,并做出分析和改进。

  身为漫画学院创始人和学校副校长的吉村主要教授漫画理论。他告诉《环球》杂志记者,漫画学院的教育不仅要培养学生的娱乐视角,还要培养学生的历史视角、人文视角、国际视角和传播视角。

  他举出以核爆体验为主题的漫画《赤脚的原》的例子。这是日本最广为人知也是国际传播最广的漫画之一。该漫画不仅有对核爆灾难伤痕的刻画,还寄托着深刻的战争反思。日本政府曾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相关会议上派发《赤脚的原》给与会国,进行“漫画外交”。“除了告诉学生漫画不仅要有娱乐性、思想性,我们还教学生重视读者的阅读方法和反应,否则不能真正推广。”

  该校还与京都市政府共同开设和运营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和国际漫画研究中心,致力于收集、保管、展示漫画,以及研究漫画的传播和社会性功用。

  即将升入该校研究生院的漫画学院故事漫画系四年级学生郝雨桐专攻少女漫画。她说,4年学习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虽然对于创作内容没有任何限制,但老师会严格检查画面中出现的建筑、服饰等是否“有根有据”,即使是魔法少女这样的非现实题材,老师也会要求根据宗教、神话、童话中的描述来做基本框架。为此,她还主动选修了宗教学、神话文化学的课程。

  当《环球》杂志记者问她是否想到宫崎骏的吉卜力公司或者炙手可热的新海诚的公司画画,她笑着说,自己的理想是成为职业漫画家,画自己的故事,而不是给别人的想法“代工”。

  日本的艺术大学,尤其是京都的艺术大学,吸引着大批像郝雨桐这样的留学生。藤卷告诉《环球》杂志记者,京都也致力于招揽留学生来学习艺术,期待留学生带来“新风”,并在未来帮助传播日本的艺术文化。

来源:2018年2月2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4期


精彩推荐
Copyright © 2002 - 2018 CHINA-JAP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日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