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日本经济

“第四次工业革命”折射日本经济结构性改革痛点

时间:2018-04-16 15:55:47   作者:中日网新闻   来源:   阅读:124   评论:0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陈友骏在《日本学刊》2018年第2期发表《“第四次工业革命”与日本经济结构性改革——新理念的产生、引入与效果评估》(全文约2.1万字)的文章。

陈友骏认为,为加速“安倍经济学”结构性改革政策的落地与生效,安倍政府积极导入并推介“第四次工业革命”新理念,希冀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开发及运用,构建以汽车产业、健康医疗产业等为代表的新产业体系,并带动日本整体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受其影响,日本将加速产业结构的调整步伐,构建融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新产业分工体系;加速社会转型步伐,颠覆部分传统的社会思维定式。政府内生动力和执行力的不足、急剧增加的社会保障支出等,或许是阻碍日本落实“第四次工业革命”重要理念的主要障碍。

三大动因促“新概念”引入

文章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概念一提出,立刻被日本政府接受并将其作为日本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指导理念,其逻辑出发点主要源自日本社会内部的人口、产业及能源等三大结构性矛盾。

第一,少子化、老龄化的直接后果导致日本跌入“人口红利”负增长的深渊,同时劳动力人口的递减也引发人工成本的急速上升。

伴随着总人口的减少,日本劳动力人口也陷入逐年递减的泥潭,致使人工成本持续上升,进而加重企业的成本投入和经营负担。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劳动力供需长期失衡的基本矛盾,日本迫不及待地导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理念,鼓励企业及社会进行高新尖技术领域的设备投资,尽可能地使用智能机器人取代普通劳动力,换言之就是“利用技术替代人”。除了上述努力之外,日本还希冀从体制改革方面入手,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深入发展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

第二,提升效率成为日本政府结构性政策的首要课题。日本国内生产效率提高迟滞,引发经济增长动能缺失。由此,如何破解生产效率增长缓慢的难题成为“安倍经济学”结构性改革面临的首要课题。换言之,日本亟须依托技术变革提升效率及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进而实现经济的持续性复苏。

第三,能源供求的结构性失衡成为威胁日本经济安全的战略性风险。2011年3月日本发生东日本大地震,继而发生的福岛核事故引发日本国内重大能源危机,能源供需出现严重缺口。面对如此窘境,日本被迫调整自身能源战略及能源供给结构,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范围及普及程度。与此同时,亦通过改革及完善能源利用的相关制度,进一步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加速日本向“能源高效型”社会的转型发展。应该说,日本的这场能源革命契合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要求,同时后者在能源领域所倡导的先进理念也有助于日本推进其国内的能源结构重组,实现能源供需再平衡。

或是一次理念上的革命

文章认为,安倍政府在日本国内积极倡导“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理念和经济结构性改革,希望借此推动日本经济的转型升级,并构建节能环保的高效能社会。从这一层面而言,“第四次工业革命”预示着日本经济及整个社会未来发展的若干趋向。

第一,加速日本产业结构的调整步伐,构建融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新产业分工体系,形成网络社会背景下的新产业集群,进而提升日本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

此外,“第四次工业革命”将促使“产业生态系统间的竞争成为国际竞争范式的主流。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普及的背景下,跨国公司和大量中小企业组成的产业生态系统成为产业竞争的新特征”。鉴于此,日本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结果将对世界经济产生两方面的主要影响:首先,日本与欧美国家及中国在制造业领域的技术竞争将进一步升级,进而影响全球价值链的结构性重组;其次,主要制造大国对全球市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的争夺将更趋白热化。

第二,提升日本社会的转型速度。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融入,更多的日本人将开启“在家工作”或“分时工作”等新办公模式,这对日本企业抛弃终身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等传统管理制度而言,是巨大的外在刺激因素。“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生与发展,可能会造成更多垄断资本家的出现,而这又或许会加速日本社会“贫富差距扩大”的发展趋势。

同时,伴随新兴业态与新工作方式的不断涌现,日本人传统的交流与沟通方式亦将发生改变,这对以“集团主义”或“集团价值观”为荣的日本人而言,或许又将是一次理念上的革命。由此,日本将“第四次工业革命”视为与“平成开国”等战略性国策相适应的理念革命,一方面希冀可以借此扭转日本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日渐式微的国势,另一方面意图依托其改变日本社会传统的思维定式,营造一个富有想象力和创新力的“新日本”。

效力如何仍有待观察

文章称,尽管安倍政府吸收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理念,并据此确定了结构性改革的总体方略和具体政策措施,但在落实与推进这一战略性新兴理念的进程中,仍主要面临来自两方面的挑战。

其一,内生动力及政策执行力的不足或许是困扰日本落实“第四次工业革命”先进理念的主要障碍。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战略性理念究竟能否被广泛推广并普遍接受,相关的结构性改革措施能否顺利落实到位等,关键还是依赖于政府主体的决策力与执行力。实际上,决策力和执行力是困扰日本历届政府的重要课题。而且,日本经济之所以长期处于泡沫经济崩溃的阴影之下,其主要的原因也在于相关经济改革政策不能产生“根治性”效果,甚至部分政策朝令夕改,缺乏必要的连贯性和持续性。受其影响,日本政府积极宣传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经济理念,未能在日本企业界中得到很好的落实。

其二,急剧增加的社会医疗费用将大量占用日渐拮据的财政资源,导致可投入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相关改革措施的经济资源受到一定限制,甚至面临捉襟见肘的困境。

综上所述,安倍政府已将“第四次工业革命”视为“安倍经济学”结构性改革的指导理念,并据此制定了总体方略和具体政策措施。但因日本政治体系及行政体系的传统积弊甚多,且人口老龄化等社会问题层出不穷,未来日本经济的转型发展能否顺利实现“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一新兴理念所倡导的一系列重要目标,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Copyright © 2002 - 2018 CHINA-JAP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日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73